重庆南华护理院

社区养老院服务

养老院给我上了一课

所属分类:社区养老院服务   发布时间:2021-05-28 16:41:28  作者:admin

  昨晚我和一个开养老院的朋友吃饭,我问他养老院收多少钱,他说标准不同,但一个月也得收个5位数,他们定位比较高端。

  我不禁感叹,富老头的钱真好赚。

  我说你们一个月收这么多钱,提供的服务能值这个价吗?

  朋友犹豫了下,说这个问题不好讲,能花钱买到的基础设施我们肯定是做到位了,但该说不说的吧,很多事情也不是钱能解决的。

  你想啊,老人真正的体验是来自床有多贵设施有多完善吗,其实不是,真正的体验来源于人。

  一个是老人和老人之间,老人也需要社交,养老院的老人之间一样会吵架,会拉帮结派,老头会为了老太太争风吃醋,这还是小问题。

  另一个更重要的是,护工的服务精神是个大问题,不是虐待的问题,有监控在一般也不敢欺负老人,但是他们优先照顾谁,忽视谁,故意引导别人孤立谁,这些东西就直接影响老人的生活质量。

  我说你开养老院的你不管吗?

  他说就算我想管,我管得了吗?

  你别看这些老人每个月给养老院两三万,我们运转也是需要成本的,退一万步讲我自己也是要赚钱的,能给到护工手里的还不就是每个月几千块。

  你能指望这些每个月领几千块的护工真把每个老人都当亲爹伺候?

  久病床前还无孝子呢。

  我说那你们不能多给点?

  他说已经给的不少了,我小孩现在读幼儿园,我就发现很多私立幼儿园收得比养老院贵,里面的老师工资比我们的护工还低。

  我根本不敢指望这些老师能为这点钱把我小孩照顾得多好,照顾得好是人家的情分,没顾得上也是人家的本分。

  只要小孩安全不出问题,我还能要求幼儿园老师做什么?

  老人给养老院的钱多,我给幼儿园的钱也不少,但是你看护工也好老师也罢,都是打工人,你不能指望人拿5000块钱干50000的活,我要有这能耐还开啥养老院。

  他喝了口酒,感叹说,所以还是要生小孩,养儿防老还是有必要的。

  我说你这个话就有问题了,护工照顾老人会不周到,但你自己的孩子就能更好吗?

  就算真的孝顺,也不代表就能一直悉心照顾你,这句话可是你说的,“久病床前无孝子”,你小孩将来也会有自己的事情和家庭要忙,能贴身照顾你一年,还能管你五年十年吗?

  朋友笑了,我并不指望孩子照顾我,我老了肯定也是去养老院。

  孩子存在的意义在于孩子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威慑。

  这是一个让你不至于成为别人关注链条最底层的保障,有孩子不一定能让你的晚年生活过得好,但至少能让你活得不算太差。

  我没太理解,他给我讲了一段话,让我冷汗直冒。

  他说我开养老院以来,发现一件事情,养老院是一个半封闭的环境,除了养老院里老人的孩子会来看望以外,几乎没有外界舆论和道德的监督。

  而且由于老人需要休息的原因,大多数养老院是不欢迎无关人士的参观的,那么问题来了,在这样一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小社会里,除了基本的法律,起作用的规律是什么,是善良和光明吗?

  不。

  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在养老院里什么叫弱,什么叫强,不是看你年轻的时候在社会上多有地位,赚了多少钱,而是看别人欺负了你以后会不会有人来找他算账。

  人生到了这个阶段,会失去和大部分社会关系的联系。

  你老了的时候,你的同学朋友同事也差不多都在养老院里了,有的可能还已经在骨灰盒里,除了你的孩子,你被欺负了以后谁还能帮你找后账?谁又还有能力帮你找后账?从其他养老院翻墙出来帮你出气?还是托梦给欺负你的人?

  你也别问我养老院里不是有摄像头吗,这是人的问题,不是设备的问题。

  第一,冷暴力你算不算欺负,而且在养老院干久了的护工有一千种摄像头留不下证据的办法给你找麻烦,而且都不用找麻烦,不理会你的需求就好了。

  第二,摄像头也是需要有人去调记录才有意义的,养老院的管理方肯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了你自己的小孩,还有谁会愿意帮你去调记录。

  我说一个道理,你别说我冷血。

  对我们开养老院的人来说,我们真的关心老人开心不开心吗?我们只关心老人是否安全活着就行,因为只要老人活着我们就能收钱,就算死也别死在我的院里。

  这时候你看,如果没有孩子,你在养老院里遇到事情的时候能和谁告状?

  你和护工的矛盾也好,和其他老人的矛盾也好,大部分时候你自己解决不了,就只能寻求外部力量,这个时候有孩子你就有外援,即使这个外援不一定孝顺,不一定会出面,但是如果你没有孩子,你就一定孤立无援。

  我说,那要是孩子不当人呢?孩子不给你出头呢?

  他拍了拍桌子,说老子不用他出头,我只需要他存在。

  这个后盾不是给你靠的,而是给别人看的,靠不靠得住都无所谓,关键是一定要存在,因为他的存在本身就能让别人掂量掂量后果。

  我还有孩子在外面,你对我不好会有麻烦,大家都怕麻烦。

  这就是一种制约。

  你的身体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了,但你的思维意识又还没有到不清醒的地步,你能很清晰地知道自己正在被欺负甚至被侮辱,你很委屈很愤怒,但是你没有任何办法。

  你能向谁求助呢?你没有孩子,也没有稳定联系的社会关系人,你就像一个小孩在学校里被欺负了一样无助。

  就连报警都没用,你说说警察怎么管这个?

  也许你没生孩子省下了不少钱,也许直到这个时候你依然还有很多很多钱,但是你甚至找不到人能帮你把钱花掉。

  钱在年轻的时候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是到了某个时期,你会发现钱连尊严问题都解决不了,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只有血缘关系。

  他打了一个酒嗝,继续说,我还真不觉得血缘关系就有什么神奇的力量,我也不确定我自己的小孩在我老了以后就能依然爱我,但这不重要,因为他的存在也会受社会监督。

  也许他不一定是一个好儿子,但他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一个不孝子,所以他就算是装,也得装出最低限度的对我的保护来,我说的是最低限度。

  我这养老院真是见识到了很多东西,我的要求不高。

  另外,他就算是为了自己的脸,都要稍微顾忌下我的自尊。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养老院里其实和幼儿园里没什么区别,小孩子有爹有妈,哪怕他在自己家被自己的爹妈揍到飞起来,但是在幼儿园里他就是能直起腰,因为他有人可以告状,因为别人知道欺负他会有后果。

  但是没爹没妈的小孩,我不说别人会不会欺负他,老师会不会忽视他,但是哪怕有一个同学说他是个没爹没妈的小孩,他也等于受欺负了。

  人家也没打他没骂他,但是他心底能好受?

  我交钱送我小孩去幼儿园,还要恭维着一个月几千块的幼儿园老师,你以为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在人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时候,身边的任何人都有可能对你合法迫害么?

  他没做违反规则的事情,你拿不住他任何把柄,但他就是能让你很不舒服。

  你现在是一个在养老院的老人,你想吃什么东西,其他老人提出来了护工马上就去拿了,你说了护工就说他还有事让你等着。

  你行动不便,和护工说想去趟厕所,护工装作没听到,听到了也说要你先等着,然后去干其他事,过个半小时再来管你。

  或者随口指桑骂槐一句断子绝孙的老东西,都没说是谁,但你知道。

  很多事情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大人在大庭广众下扇小孩子耳光,他们也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他们不会管小孩子的自尊心,他们觉得小孩子还没有自尊心。

  同样是这些大人,他们也不会管老人说什么,他们觉得老人已经没有了自尊心。

  但实际上呢,小孩一样有自尊心。

  只是他们说了没人听。

  很多老人只是身体不便,但是思维仍然清醒,他们当然也有自尊心,而且正因为他们的世界里已经失去了对大部分物质享受的需求,所以他们的自尊心会变得比过去更加强烈。

  只是他们说了不管用。

  小孩能寻求帮助的只有父母,他们和世界本来就没有建立起关系,只和爹妈有最初也是最近的关系。

  老人能寻求帮助的只有子女,他们在世界上的关系被时间逐渐斩断,只留下和子女最终也是最亲的关系。

  这种关系可能薄弱,可能不靠谱,但是这就是他们在和养老院,和其他老人,和护工,和这个世界博弈的时候,手头最后的筹码。

  如果连这个关系都没有了,他们就一无所有了,没有牌可以出,彻底失去主动权。

  他们的余生能不能活得像个人,只取决于身边的陌生人能不能当个人。

  你还年轻的时候,钱可以交换一切。

  但当你老了的时候,钱真的只是钱了。

  你有没有感觉到,你小时候,爸妈对你是强势的,你到了现在这个岁数,爸妈对你其实是弱势的?博弈这东西真的是方方面面。

  我也不是劝你生,生不生都是你自己的选择,衰老毕竟是未来的事情,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可能等你我老了以后世界就跑步进入赛博朋克了,大家直接全机械化了,到时候就不需要养儿防老了。

  也有可能明天半人马座阿尔法星人就入侵地球了全人类都玩儿蛋了,你养儿防老也没意义了。

  在明天到来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对吧。

  别人我不管,生不生导致社会咋样我也不在乎,我就是想在老了的时候给自己多一个筹码。

  不是我坏,真是我见识的坏东西有点多。

  我听了他这句话,沉默了很久。

  我想反驳,但他真的见识过这种生活。

  最后我想喝一杯,一抬头他也刚好举杯。

  我们碰杯,一起心碎。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Copyright © 重庆南华护理院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   众云诚  

X重庆南华护理院重庆南华护理院

微信号:13368447775

(点击复制,添加好友)

微信号已复制,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